纪检工作

DISCIPLINE INSPECTION WORK

资讯分类
[荐]

贪官受审流泪恳请法庭给他机会:家里还有80岁的老母需要照顾

  • 分类:警示教育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1-13
  • 访问量:197

【概要描述】贪官受审流泪恳请法庭给他机会:家里还有80岁的老母需要照顾

[荐]

贪官受审流泪恳请法庭给他机会:家里还有80岁的老母需要照顾

【概要描述】贪官受审流泪恳请法庭给他机会:家里还有80岁的老母需要照顾

  • 分类:警示教育
  • 作者:
  • 来源:
  • 发布时间:2020-01-13
  • 访问量:197

  (转自:腾讯网)

  划重点:

  114年里,周少东从副总工程师成长为董事长。这14年亦是武汉地铁高速发展的14年,总运营里程已达339公里。高速发展的背后,暗藏着工程领域的腐败。

  2虽然周少东对检方指控的事实毫无疑义,但他还是接受不了“最轻的刑期”。周少东流着泪说,家里还有80多岁的老母亲需要他照顾,恳请法庭能给他尽孝道的机会。

  3庭审时,周少东称,他和上述曾某、陈某、段某是同学,三人给他送了钱,“有些算人情往来”。记者了解到,一些参与行贿的国企干部仍然在职。

  周少东落马时间是2019年3月23日。当天,武汉地铁纪监审计室通知他去会议室待着。没过多久,他就被赶来的武汉市纪委监委办案人员带走。至此,他离开了工作14年的地方。

  14年里,周少东从副总工程师成长为董事长。这14年亦是武汉地铁高速发展的14年,总运营里程已达339公里。高速发展的背后,暗藏着工程领域的腐败。

  武汉市检察院指控称,2008年至2018年,周少东利用职务便利,为北京城建设计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武汉分公司负责人梁某,湖南六建装饰设计工程有限公司湖北分公司总经理甘某等企业和个人,承接地铁集团相关业务提供帮助,单独或伙同其胞弟周少某,收受相关人员所送现金458.5万元,消费卡7万元、以及价值44万余元的高档手表两块。

  基于退赃和坦白,公诉人建议判处周少东有期徒刑10年,并强调:“这已经是法律所允许范围内最轻的刑期了。”

  虽然周少东对检方指控的事实毫无疑义,但他还是接受不了“最轻的刑期”。

 

 

  ▲1月9日,武汉地铁原董事长周少东在武汉市中院受审。图片来源:中国庭审公开网

  周少东流着泪说,家里还有80多岁的老母亲需要他照顾,恳请法庭能给他尽孝道的机会。

  武汉地铁两虎,均与他人保持不正当性关系

  周少东落马前一年,武汉地铁副总经理何继斌落马。

  何继斌在技术上有特长,2016年从武汉市国土资源和规划局交通市政处处长的任上调至武汉地铁。公开报道显示,何继斌在武汉地铁工作的第一年,便获武汉市“履职尽责、干事创业突出个人”称号。

  2018年4月4日,武汉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何继斌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采取留置措施。同年10月16日,湖北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称,何继斌违反廉洁纪律,利用职务便利为亲属经营活动谋取利益,收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礼金;违反生活纪律,与他人保持不正当性关系;违反国家法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何继斌的落马,令周少东极度紧张。

  1月9日,武汉地铁内部人士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向何继斌行贿的梁某,也曾向周少东行贿。何继斌被带走后,周少东也被武汉市纪委监委约谈。他主动向武汉地铁纪监审计室上缴受贿款,还向其他行贿人退赃。

  周少东被带走后的9个月,武汉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经查,周少东在担任市管国有企业领导职务期间,纪律规矩意识淡薄,违反党的生活纪律,长期与他人保持不正当性关系;违反国家法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单独及伙同亲属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涉嫌受贿罪。周少东严重违反党的纪律,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犯罪。

  两则通报载明,何继斌和周少东的腐败原因高度雷同: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与他人保持不正当性关系。

 

 

  ▲2018年,何继斌落马,让周少东极度紧张。(图为何继斌)图片源于网络

  20万麻将“底子”钱和34万“挂证费”

  前述梁某曾向周少东行贿21次。

  公诉人指控,2008年至2018年,北京城建设计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武汉分公司,承接武汉地铁多条地铁线路总体设计和分段点系统设计项目,合同总金额10.58亿余元。周少东利用担任武汉地铁副总工程师、总工程师、总经理、董事长等职务便利,在项目承接,合同签订等方面为该公司提供帮助。为感谢周少东并维系关系,梁某先后送给周少东现金共计44万元。

  其中,44万元有20万是麻将的“底子”钱。公诉人称,2013年至2017年,梁某以打麻将“底子钱”的名义,分10次向周少东送了现金共计20万元。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2008年至2017年期间,梁某还以“慰问金”、“拜年”等名义,送出20万元。

  此外,周少东还收了武汉华太岩土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范某送的34万元挂证费。

  2015年7月,范某提出把周少东的岩土工程师资格证书,挂靠在其公司名下,周少东允诺。2015年7月至2018年6月,范某送给周少东34万元“挂证费”。

  武汉市纪委监委办案人员查明,2017年4月16日,范某通过短信息请托周少东对华太公司地铁7号线勘察项目予以支持,周少东应允。随后华太公司顺利中标,合同金额827万余元。

  公诉人透露,2018年何继斌落网后,周少东被武汉市纪委监委约谈后,其向武汉地铁纪监审计室上缴了梁某送的44万元中的9万元,退还了范某的34万元挂靠费。

 

 

  ▲周少东在武汉地铁工作的14年,亦是武汉地铁高速发展的14年。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私企老板国企领导均成行贿人

  除上述两人外,还有9人向周少东行贿。

  办案机关查明,2014年至2017年,上海城铁建筑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陈某利用周少东的影响,承接了相关轨道设计分包项目,合同总金额5100余万元。陈某分5次送给周少东9万元。被约谈后,周少东退还了其中的5万元。

  2011年至今,武汉市市政水泥制品有限公司,承接武汉地铁多条隧道管片供应业务,合同总金额10亿余元。周少东提供了帮助,该公司原总经理陈某先后5次送其36万元。

  2011年至2014年,湖北浙商集团有限公司开发浙商大厦及配套项目,须与武汉地铁香港路站点进行衔接。期间,周少东为项目提供便利。2017年上半年,该公司法定代表人陈某送给周少东价值30万元的江诗丹顿女士手表一块。周少东被约谈后,退还了手表。

  2008年至2017年,周少东收受湖北中阳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段某所送现金8万元,价值4万元的提货券,以及价值14.7万余元的男士手表一块。周少东将段某一儿一女安排进了武汉地铁,并帮助段某承接工程。

  9名行贿人中,还有5名国企干部。

  公诉人当庭指控,2010年至2018年,周少东收受中铁一局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武汉办事处主任翁某,现金10万元和价值1万元的消费卡。收受中铁一局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城市轨道交通工程建设集团党委书记林某16万元和价值2万元的消费卡。被约谈后,周少东退还购物卡。2010年至2017年,周少东收受中铁第四勘察设计院集团有限公司电化处党委书记王某所送11.5万元。

  中铁一局和铁四院都承建了武汉地铁相关项目。

  2016年,中煤科工集团武汉设计研究院公司,获得了武汉地铁多条线路的监理承包业务。为表感谢,该公司董事长韩某送了周少东2万元。值得注意的是,周少东调任武汉地铁集团之前是中煤国际工程集团武汉设计研究院副院长,“中煤国际”是“中煤科工”的前身。

  2012年至2016年,周少东收受武汉轨道建设公司党支部书记曾某所送6万元。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曾某是“掮客”,在周少东和他的帮助下,武汉标顶建筑设计公司获取了“武汉地铁2号线中南路设计厅还建楼综合楼设计项目”分包业务。

  上游新闻记者了解到,上述一些参与行贿的国企干部仍然在职。

 

 

  ▲周少东落马前参加会议。图片源于网络

  伙同胞弟,受贿282万元

  和哥哥周少东相比,弟弟周少某的“胃口”更大。

  办案机关查明,2014年上半年,周少某向周少东提出,帮他人介绍武汉地铁相关业务的想法,周少东应允。随后,周少东在接受前述翁某和林某宴请时,让周少某参加。周少东在饭桌上提议,翁某和林某要对周少某予以关照,两人均允诺帮忙。在周少东的默许下,周少某向中铁一局、中铁四局等地铁总承包商推荐分包单位,并收受分包单位财物282万元。

  其中,分包单位武汉远航建设有限公司在2015年获得:武汉地铁3号线相会区、武汉地铁8号线一期黄浦路站、武汉地铁2号线南延线第六标段等3个项目地下连续和桩基基础工程。远航公司法定代表人陈某某先后给了周少某52万元。

  分包单位湖南六建装饰设计有限公司湖北分公司,在2015年6月参与武汉地铁6号线站点装修工程投标,半年后顺利中标武汉地铁6号线一期工程江汉路站至金银湖公园站装修工程,合同金额2600万余元。随后又承接了地铁7号线,2号线南延线部分装修工程。该公司分负责人甘某4次送给周少某130万元。

  分包单位武汉盛士瑞工程有限公司,在2016年10月至2017年上半年期间,先后获得地铁8号线2期省博物馆站、水果湖站、地铁蔡甸线、地铁5号线一期工程徐家棚站等项目的地下连续墙分包工程。该公司老板杨某某两次送了周少某100万元。

  周少东在被调查期间,家人退缴了282万元赃款。

  为何默许弟弟当“掮客”?1月9日,周少东在法庭上说到,想让弟弟过得好一点。

  72.5万元是人情往来?收挂证费是违纪?

  庭审时,周少东称,他和上述曾某、陈某、段某是同学,三人给他送了钱,“有些算人情往来”。

  周少东的辩护律师称,赃款中有72.5万元属“人情往来”及“打牌娱乐”性质,这属于违纪,不属违法。

  公诉人反驳:“这些具有隐蔽性,是特别的拉拢腐蚀,不是因为和你有人情才送你钱,而是看中了你的权才送你钱。”

  此外,辩护律师还认为,34万元“挂证费”是行业通病,是违纪,不是违法。

  公诉人说,送34万元的范某在证词中已经阐明,要找个证挂很容易,找周少东是因为想和他维系关系。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听到公诉人说这些时,周少东邹了邹眉头后,低下了头。

  在最后陈述阶段,周少东读了其悔过书:“面对围猎者,我没有很好地坚持原则,收受贿赂,触犯刑法,痛苦万分,辜负了组织培养,在社会上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也给家人带来了极大的痛苦,我对自己犯下的罪行深深忏悔。在地铁工作14年,在主要领导岗位7年,我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请求看在我多年来勤恳奉献的份上,以及家中还有80多岁的老母,岳父母还需要我照顾,从轻处罚,以便我有机会尽孝道……”

  念悔过书时,周少东几哽咽。

  审判长表示将定期宣判。
 

logo

11

二维码

官方公众号

版权所有 © 鄂旅投置业集团   鄂ICP备19071059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武汉二分

OA办公